鲤湫

雷卡💕米尤💕


是个杂食党,主食雷卡,最近也很喜欢米尤。半吊子文手,产出少且质量一言难尽,千万别fo _(:з」∠)_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各位!看一下男子16F2组的卡米尔!他现在排名第三急需你的手指动一动投他一票啊!这个小军师这么可爱这么聪明真的不投他一票吗?

  卡卡十五岁承担了许多他这个年龄本不应承担的东西一路负重前行,现在轮到我们去开辟他前行的道路了一一

  加油啊!卡卡! !

  加油啊!各位!!

  (扯了好多可能语言混乱,但是还是请各位去投卡米尔一票!男子16F2组卡米尔!谢谢各位! 而且怎么我发的前两次都被屏蔽了啊)

【雷卡】520快乐

我居然写完了……

OOC预警

时间有点紧,非常潦草的雷卡_(:з」∠)_

1.
“帕洛斯,你说卡米尔和雷狮老大到底怎么了?”

佩利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死死盯着远处看书的卡米尔,而后扭头看向帕洛斯。

“看样子好像是闹矛盾了噢……”帕洛斯漫不经心地随口猜测道。雷狮和卡米尔已经互相两天没有说话了,但他总是有那么一丝笃定,笃定的认为这对兄弟不会吵架或闹矛盾。

“啊?”佩利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他们居然还会吵架?”

帕洛斯瞥了一眼卡米尔,顺手拿走佩利手中的食物,扬起笑容:“谁说不会呢?”

笃定毕竟只是一丝而已,帕洛斯不介意打破并更新成另外一个认知。

只不过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2.
夜晚,卡米尔靠着树干借着月光仔细拭去一本旧书封皮上的尘埃。

他是从船上的杂物间翻找出这本书的。

卡米尔细细端详这本书,他犹记得在整理物品时,目光触及它的瞬间翻涌上来的无数记忆。当时卡米尔脑海中的东西尽数被摒弃掉,只有一幅幅画面在播放。

还是在雷王星的时候,卡米尔的生日到了。其他细节卡米尔忘得差不多了,唯独记忆深刻的是雷狮送给他的礼物。

他不知道雷狮是如何得知他的生日的,但想来也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雷狮敏捷的翻窗进到卡米尔的房间,给他带来了一小块蛋糕。待他吃完后,雷狮神神秘秘的解下自己的头巾,遮住了卡米尔的眼睛。

卡米尔略有点无奈的侧耳倾听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没开灯的房间里悄悄把头巾往上移了移,移到了一个足以卡米尔看清眼前的位置。

他看见雷狮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本他心仪已久的书,歪头想了想,捧着书往前又迈了几步,轻轻慢慢地贴近卡米尔。

卡米尔想,大哥一定又是突然有了什么想法。雷狮一向是这样,想到什么就会去实现。但他不明所以,便静静等待着雷狮的下一步动作。

星光透过窗子,洒落在少年身上,他嘴角的一丝轻轻浅浅的笑意比刚刚尝过的草莓蛋糕的甜度还高。

雷狮慢慢贴近卡米尔,新书特有的气息在卡米尔鼻间环绕,冰凉的书皮渐渐贴上他的脸颊。

卡米尔心跳加速起来。

因为他若隐若现看到,雷狮的唇角隔着书本印在了他脸上。

3.
那本书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卡米尔的心爱之物,只是在同雷狮在雷王星外的世界闯荡时,便不知所踪了。

现在他已经找到。

不会再丢失了。

4.
说实话,卡米尔都快忘记自己为什么和大哥闹矛盾了。

——反正都是些不值一提、鸡毛蒜皮的小事。

卡米尔正思索着如何化解这场矛盾时,一个礼物盒从他靠着的这棵树上被扔了下来。

卡米尔条件反射的接住那个满是甜点香甜气息的盒子,几乎想也没想,就昂起头,险些被清晨的阳光晃花了眼。

“大哥!”

树上的人闻声垂首,长长的头巾被风吹起。

雷狮跳下树梢,两手插兜,一抹张扬的笑明晃晃的挂在嘴角:“我就知道雷狮的弟弟不会赌气。”

卡米尔一手抱书,一手托着礼物盒,抬首与雷狮对视。

雷狮抽出一只手指了指礼物盒,笑意越发浓郁:“520的礼物。”

“我是不是也应该给大哥一个回礼?”卡米尔弯弯嘴角,询问道。

雷狮眉毛一挑,目光移到卡米尔手中的书上。

“我给你过生日的时候送的礼物,还记得吗?”

“记忆总会遗忘的,只有不断巩固,才能长久的记住。”卡米尔眼眸含笑。果然雷狮还是看到了被他上移了的头巾。

“是吗?”

雷狮微微俯下身,捧起卡米尔的脸颊,一吻印在唇角。

只是浅尝辄止的触碰。雷狮很快就直起身子,盯住卡米尔:“巩固得如何?”

卡米尔笑意盈盈,将手中的物品一一放下,扶住雷狮肩膀并踮起脚尖。

回吻住雷狮的同时,卡米尔低声含糊道:

“我不会忘的。”

【佩卡】这家伙全世界最喜欢你

六岁佩×二十岁卡
佩卡粮怎么这么少_(¦3_ヽ)ュ


“佩利……佩利?” 卡米尔翻过一页书,叫了声孩童的名字,发现并未有洋溢着活力的声音的回应,重复一遍的尾音上扬,满是疑惑。

……又跑哪里疯去了啊。 卡米尔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轻轻合上书本,起身去寻顽皮的孩子。

佩利坐在张小桌子面前一笔一划认真地在一张用棒棒糖和凯莉交换来的,边缘有糖果图案点缀的纸上写字,大佩利两岁的凯莉则是咬着棒棒糖在一旁指导。

“唔……不对,‘卡’才不是这样子写的呢……”

凯莉坐在佩利对面含着棒棒糖,稍稍有些含糊地批评道。

佩利烦躁地抓了抓本来就不安分且末梢总是向上翘起的金色长发,差点就把手中的笔一丢不写了,但看得出他努力抑制了这种冲动,经过一番挣扎后半个身子懒懒地趴在桌上,鼓着脸气呼呼地在嘟嚷什么。

凯莉细细一听,大概是在抱怨写字怎么这么难还不如打架简单。她摇摇头,一手捏住棒棒糖的糖棍一手食指抵住佩利的额头狠狠晃了一下:“你以为惊喜这么容易准备的吗?要不是本小姐教你写你还不知道要写到猴年马月呢!真是想不通怎么就打架吃饭和喜欢卡米尔你就无师自通了呢……”

卡米尔略微有些焦灼,他找遍了所有佩利常去的地方却无一发现有佩利的踪迹,一边快速步行去一些佩利偶尔会去的地方寻找一边在脑海里回想有没有佩利跟他提过的但被他遗漏了的地点。

围巾被风吹得稍稍凌乱了些,卡米尔单手整理着,脚步不停。

“卡米尔!”

欢快的喊声使卡米尔在原地顿住。

佩利两手叉腰,右手还捏着张纸,在卡米尔面前得意的昂起头。

“本大爷会写字了哦!”

佩利骄傲的微微眯起眼睛,双手举起那张纸,扬起的嘴角盈满了兴奋。

卡米尔垂下头,焦躁同怒意一并消失。

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卡米尔”三个大大的字,稚嫩得很,从浅浅的铅笔印可以看出改了很多遍。

……这并不是重点。

卡米尔眯起右眼仔细端详,发现纸的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小的秀气的字。

“这jiā伙全世界zuìxǐ欢你!”

这次就原谅他了吧。

卡米尔牵着得意洋洋的佩利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么想。

【all金】我要是知道叫什么就好了

文笔不是一般的废,非常难吃,ooc。




“啊朋友吗?我有好多好多对我超级好我也非常喜欢他们的朋友呢!先说说我的发小格瑞吧!格瑞非常非常的高冷、帅气,还特别特别聪明,学习成绩都名列前茅呢!我超级崇拜他,也超级喜欢和他一起玩!虽然他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但是我的话他都有认真考虑并且给出答回复的!嘿嘿,有时候他不同意我的想法,只要抱着他然后真诚的对他说我真的很想……那么格瑞就会同意啦!你看,他是不是超级好?”

被问及自己的朋友时,金发的少年挂着没心没肺的笑容如是回答。

“还有还有,嘉德罗斯也是我的朋友噢!虽然凯莉老是说那只是我单方面认为的朋友——但是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啦。嘉德罗斯明明也很好相处嘛,就是拽了点骄傲了点目中无人了点而已,其实是个超级傲娇可爱的九岁肥胖儿童哦!非常喜欢和格瑞打架,无论是学习上还是身体上!每次都打得天昏地暗……螺丝有黑色小星星的包子脸鼓鼓的想捏一把呢!可是耳朵尖红了还硬是不让我捏,哼,死傲娇!”

湛蓝的眼眸微微眯起,酒窝盛着的笑意满得几近溢出。

“对啦,刚刚提到的凯莉也是我的好朋友哦。凯莉你知道吗?就是那个星月魔女!其实她本人并没有外面传得那么可怕啦,凯莉人很好的,也和嘉德罗斯一样很傲娇,随身携带各种口味款式的棒棒糖,简直是个从不卖糖的移动糖果供应商!她经常从包包里抽出几根棒棒糖丢给我,然后接一句‘只不过是因为吃不完了才给你的’,我给凯莉一个大大的拥抱表示感谢,虽然并不明白凯莉为什么会红着脸那么生气地说笨蛋离我远点会传染,但是我还是非常开心哦!”

嘴角勾出的弧度恰到好处的演绎了糖果的甜度。

“说起甜食怎么能不提卡米尔呢?卡米尔非常非常喜欢吃甜食,视甜食如命的那种,有次他的大哥拿走了他的红丝绒蛋糕,他一言不发平静如水,然后把他的大哥的黑历史尽数报给学校广播员凯莉,抱着两盒草莓布丁拉着我坐在班级窗台边吃布丁边听广播——哎呦我想起来就想笑哈哈哈……卡米尔人真的是很聪明呢!帽子一压围巾一拉一个妙计就出来了!还常常给我带甜品吃!真好的一个人!”

少年接过我递给他的白开水,将似乎被话语沾染了丝丝甜意的开水一饮而尽后笑容格外灿烂,宛若世间名为天使的存在。

“卡米尔的大哥名叫雷狮,很霸道很帅的一只向往航海当海盗的天天扛着个雷神之锤的雷电做的狮子,经常带着我翻墙逃课去玩,人也很好,常常帮卡米尔把甜品送给我吃,说起来也是非常感谢卡米尔和他呢!虽然跟在他身后走老是被头巾绊倒……真是的怎么会有那么长的头巾啊!尤其是被绊倒后还会被雷狮一边涂药一边嘲笑,哎呀好气哦!”

金向我一一讲述他的朋友的事,我耐心听着,不时微微点头微笑。


“可惜……”少年原本轻快的语调陡然低沉下去,蹲下身抱起双膝,“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啊……”







金是凹凸学校的一名学生!他有好多好多有趣的同学!金说,他有那——么【努力张开双臂】喜欢他们呢!!他们都是金最最最好的朋友!!虽然再也见不到了!



$%@&%#…我都在写什么……

【all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是给白花花太太的生贺! @白花花白白胖胖上学中 超级喜欢太太!!

“Hi,欢迎收看《凹凸校园新闻厅》,我是星月魔女凯莉~”

镜头前的黑发女孩勾着一抹狡黠的笑,熟练地从包中掏出根未拆封的棒棒糖,边灵活地在手中翻转玩弄边沿着走廊走动。镜头也随着女孩的动作而移动。

“凯莉我今天呢,可是要去总分年级第一的疯癫班级高一(1)班瞧一瞧同学们上课的激情是怎样的哟~是不是很期待呢~”

凯莉的笑容平添了分魔女的诡诈,剥开棒棒糖的糖纸从容地含在口中,悄咪咪地来到了(1)班班门口。

“哎呀哎呀,看来我们亲爱的同学们是在考试呢~”魔女的声音放低放缓,夹杂着浅浅的笑意,“那我们就来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考试的吧~”

凯莉紧紧贴住班级门口旁边的墙壁,两手扒着墙壁边缘,向班级里面探进头去。

班主任丹尼尔搬了板凳坐在讲台旁监考,手里翻阅着一本不知名的书籍。而班级的学生则是安安静静的做卷子,安静得有些诡异。

今天怎么没闹腾?

凯莉心里念叨着,好奇地仔仔细细扫视了整个教室一遍。

??!!??!!??

嘉德罗斯居然没横跨大半个教室和格瑞扔纸团互骂打架而是在好好写卷子?他同桌雷狮居然也没有扭头拿走后桌安迷修的笔扔下楼去而是在和前桌卡米尔递纸条对答案?!安迷修居然没有在试卷上画马?卡米尔居然没有吃甜点?帕洛斯和佩利没有抢卡米尔甜点而被糊一脸奶油?格瑞居然没有一边喝牛奶一边做卷子?银爵居然没有抱着小动物玩?!!

【凯莉式咬碎棒棒糖懵逼.JPG】

居然都在认真奋笔疾书……

凯莉重新拿了根棒棒糖,在手中旋转,一丝得意显露在漂亮的眼眸中。凯莉对着镜头优雅一笑:“大家猜一猜,是为什么我们的一班不正常了呢?”

“是因为……”

魔女话语的尾音上扬,如同她逐渐明媚的笑容一样俏皮。

将腰间的老骨头摘下,修长的手指捏住,用力朝教室里一抛——

老骨头连滚带爬,向丹尼尔挪动……

一口吞下严肃的班主任后,喷了些粉末到金发碧眼的少年桌上,蹦跶蹦跶又跳到了凯莉手里。

金发碧眼的少年很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趴倒在桌上睡着了。

“干的不错。”

凯莉心情愉悦,嘴角的弧度越发张狂。




下文手滑被删掉了QAQ以后补上!最后还是住白花花太太生日快乐!